http://www.amandamestre.com

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约12%

  相比之下,私营公司的运营所需披露的信息要少得多。它们没有义务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季度收益报告或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表。他们亦无须向公众广泛发放有关业务发展的最新资料。

  而在19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中,许多初创企业在成立仅几年后就上市了。有些公司,如收入微乎其微,这些情况如今只存在于硅谷的传说中。

  大型网约车公司优步在过去十年里筹集了2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Lyft周四晚些时候将IPO定价为每股72美元,预计将于周五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该公司在7年内筹集了49亿美元。

  十多年来,政策变化和科技行业的巨额新财富相结合,一直在改变初创企业的发展模式。

  与此同时,新的法律使得私人公司更容易向全国各地的合格投资者出售证券,从而增加了来自私人股本和风险资本的资金。

  根据追踪初创企业的CB Insight公司的数据,2018年,对美国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增至995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然而,投资者有理由对以高价购买新上市公司的股票持怀疑态度。根据高盛集团分析师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在过去两年里,完成IPO的公司的市值实际上平均下降了8%。而在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约12%。(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Lyft作为私营公司的估值超过110亿美元。另一家正在上市的公司Pinterest也是如此。这大致是公众投资者对零售商科尔(Kohl‘s)和在线证券交易商E-Trade金融公司给出的市值。

  这一变化反映了美国企业家为建立自己的公司筹集资金的方式发生了大规模的转变。他们没有像亚马逊和谷歌那样,迅速转向公开市场和随之而来的外部审查,而是在多年的私人资金支持下,以较少的财务披露要求,建立起了庞大的业务。

  但2019年的上市科技公司与前辈们有很大的不同。这些公司,包括优步和Lyft等共享经济宠儿,通常“年龄”更大、规模更大,多年来由数十亿美元的私人资金支撑,这些资金重塑了初创科技公司的世界。

  对于投资新人而言,这些相对更成熟的公司可能会减少剧烈的投资波动,比如巨大亏损或盈利。

  优步是今年有望进军股市的最大私营公司,其在私营市场的估值超过700亿美元。在公开市场上,这与高盛集团和CVSHealth等企业巨头的规模大致相当。

  这些投资将初创企业的估值推高到了不寻常的高度。根据CB Insight的数据,目前至少有333家所谓的独角兽(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而在2014年,独角兽只有80家。

  ]在19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中,许多初创企业在成立仅几年后就上市了。有些公司,如收入微乎其微,这些情况如今只存在于硅谷的传说中。

  腾讯科技讯 本周五,美国网约车两大巨头之一的Lyft将挂牌上市。据美国媒体报道,最新一代硅谷初创企业现在正竞相在公开市场上市,这让渴望投资于这些备受瞩目、快速增长的公司的大小投资者产生了希望。

  不管是什么驱动因素,最终的结果是美国上市公司数量明显下降。根据全美经济研究局去年发布的一份工作文件,自1997年以来,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下降了52%,2016年略高于3600家。

  他说:“科技公司覆盖的用户规模和每个用户的收入贡献都在增长。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远高于先前的预期。”

  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的上市顾问戴维艾思里奇(David Eturdge)表示:“我认为,这里有一个被压抑的需求,我想人们会有一种感觉,我真的不想错过机会。”

  除了提高披露要求和其他变化外,上述法律还要求高管证明公司财务报表的准确性。一些人表示,这些用于确保合规的较高成本,可能会阻止小公司上市。

  市场和经济分析公司Strategas的执行合伙人杰森.德塞纳-特伦纳特(JasonDeSenaTrnert)表示:“散户投资者为时已晚。他们将是最后的投资者,这就是问题所在。”

  风险投资公司Menlo Ventures的合伙人马特墨菲(Matt Murphy)表示,机构投资者通常购买新发行的股票,较高的估值和较大规模的投资额与智能手机和云计算创造的商机直接相关。一些分析师预计,优步、Lyft和其他知名初创企业将得到机构投资者的热烈回应,尽管潜在的上涨幅度可能会更小。

  但这也可能意味着,这些公司最快的增长阶段已经过去。因此,在这波科技公司的上市浪潮中,主权财富基金和风险资本家等精英投资者将获得比新投资者更大份额的收益,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

  一些敦促减少监管力度的行业团体和投资者表示,对私人市场重视的原因是《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该法案是2002年通过的一项联邦法律,在本世纪初的会计丑闻之后收紧了对上市公司的会计规则。

  其他人则表示,IPO的下降始于《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之前。他们将这一变化归因于联邦放松管制的浪潮,这使得筹集资金和私下出售公司变得更加容易。较轻的反垄断执法引发了并购热潮,允许小公司向大公司出售,而不是上市。

  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初创企业IPO中的典型投资者)开始购买大型非上市公司的股份,这成为新企业上市前积累更多股份的一种方式。包括大型主权财富基金和超大规模的软银愿景基金在内的其他大型投资者也加入进来,创造了一个更活跃的市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